費城時代房屋風水(費縣515案件房屋風水)

時間:2021-07-23 07:30:01 閱讀: 評論:0 作者:張皓宸

事發臨沂:母親老房引糾紛 家庭內部起沖突

都說老來寶老來寶,家里要是有位近百歲的老人,那都要當成寶貝一般對待,可是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的劉先生卻給我們欄目組打來熱線說,自己的侄子竟然趕走了九十三歲的母親,還把他們兄弟打成了骨折,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我母親今年九十三了,她原先有位老房子,被俺四兄弟的兒子在2013年的時候拆了,蓋了。蓋新房子了。他當時蓋的時候呢是說讓俺母親住,我母親答復的是管住哪里都行蓋起來。。。

蓋了新房,侄子給老人在旁邊蓋了屋,彼此有個照應也挺好??墒沁^了沒多久,事情就發生了變化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 老大;就是元旦那天,他找的俺弟兄們,劉洪平找的俺。商議商議他奶奶怎么住。他說他想賣房子,你賣了以后你奶奶去哪住,他說他讓她住樓,讓他奶奶跟他住樓,他買樓了。

侄子想把母親的房子賣掉,劉先生兄弟幾個人就不樂意了,幾個人談著談著也沒談攏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到了母親住的那個老房子里,我還沒來的時候他就把她的鍋都砸了,水管水缸很早就砸壞了,因為這個我說他了,你憑什么打你奶奶鍋,是吧。他把兩個暖壺扔院子去了,示威,我說他了,他就用手指了我的臉上,我手一招呼,上來就給我一腳

兩方就這事鬧了起來,而劉先生的四弟在旁邊一句話也沒說,直到警察趕來,才平息了這場鬧劇。侄子對長輩動手,這讓兄弟幾個人心里很不平氣。而房子的事劉先生更是不同意這種處置方式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這是她的老房子,他就想把俺母親趕出去,當然俺母親沒房子,俺弟兄幾個,在誰家住,或者想什么辦法,給她住是吧。他現在恩將仇報了,他當時蓋房子的時候,俺將就他,俺母親當時也考慮,為了他。

都是一家人,當初蓋房子也是為了侄子結婚考慮,現在想把房子賣出去,那身為家里的老四,侄子的父親又是怎么說的呢?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他思想就是說,叫俺都出(錢)給他奶奶蓋也好,或者怎么弄也好,現在他把責任都推給俺幾個人身上了。(他不管)嗯,他不管。就是說他不管這個事。

當初商量沒成動了手,幾天之后,劉先生的母親也搬了出來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打了仗以后,她在那住了幾晚上,他就把電給斷了。這么大年紀了,她有電褥子都沒用,俺弟兄幾個商議著,加上他姑姑,俺輪著住吧。輪著管飯。一家子十天。

現在老母親在幾個兄弟姐妹家里輪流住,自從吵架之后兄弟三個和老四家里也像仇人見面分外眼紅?,F在劉大爺就想侄子能盡孝道,給大家一個說法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大:俺母親以前有房子他給扒了,要么給俺一個說法,要么給賠錢,俺好安置俺母親的住的地方。

一家人鬧的不可開交,九十三歲的老母親有家不能回。這個年過的,大家都很鬧心?,F在家里老二的胳膊骨折還吊著,說起來自己的侄子,他也是一肚子氣。

費縣費城街道小安子村老二:就是尺外骨折,這一根骨頭斷了。。。我都覺得他不是人,人都是講孝順的,他這是什么孝順。這是他奶奶,親奶奶,什么都給砸光了。他不是人做的事。

雙方見面起爭執 房子到底屬于誰

百行孝為先,自古都是孝順放在第一位的,九十多歲的老奶奶,拉扯了六個孩子,現在卻有房子不能住,也真是讓人唏噓不已。

幫辦見到了劉先生九十三歲的老母親,她的身體硬朗,十分慈祥。

奶奶:我住西屋,他住堂屋,那天晚上了,他就說奶奶,我睡覺了,我說什么,他說有點事跟你商量,我說商量什么,說我欠了點賬,我想賣宅子,我一想,我的老宅子,你要賣了我去哪去住去。。。他說叫我跟他住樓去,我不住樓,我那么大年紀了。。。。

老人都已經九十多歲的年紀了,住樓確實也不太方便。她告訴幫辦,當初蓋房子也是為了孩子考慮,對于孫子的行為,老人也是很氣憤。

奶奶:我就看他的心太毒了,太狠了?;厝ノ乙矝]有什么好住來。這都到這一步了。住能住出來好住來嗎?他也不理我,他也剛安家。

老人現在住在老大家里,看到老人佝僂的背影,幫辦的心里很不是滋味。隨后,幫辦跟著劉先生來到了他母親的老宅子。

老人的房子是依著新房子蓋的,幫辦看到旁邊的宅子掛著兩個空調外機,在院子里顯得尤其的扎眼,而老人的房間里面則是燒炭的爐子,房間外面的設施一團臟亂。

老大:這個鍋是俺母親用的,這是他給砸的,砸壞了。這個水管在這里,水管都砸沒了,水箱給砸壞了。

侄子家里沒人,幫辦一行人來到了劉先生四弟的家里,沒想到一敲門,弟媳婦的態度卻是。。。

老四媳婦:干什么的,你干什么的。你說我干什么的。(客氣點說話,您怎么稱呼)我怎么稱呼跟你無關,(咱什么事見面調解調解)什么事,用你領來了。。。我怎么不問了,我不和你打仗。(咱上來咱平平氣,咱好好說,我們是臨沂電視臺的記者)你別進我的家(知道了這個事呢我們想來協調協調,咱雙方我們也是聽了這邊怎么說,你們這邊怎么說也跟我們聊聊)我說不著。。。(咱說說這個情況,我們也是帶著好的態度來的,咱別這么急)。。你當大的你怎么管的,我怎么不管的,你說我怎不管的。我不和你爭。你不爭你來我家干什么。你再惡也不怕你。你去給我滾出去。你滾出去。你滾出去這我的家。

還沒等幫辦說清楚來意,這本來是親兄弟的兩家又吵了起來。

侄子媳婦:不是早給你說好了,來我媽這邊的嗎?當時拆房子讓她住來,你怎么又攆她。攆出來不管我的事,您找您侄。。。。那個宅子我聽說是奶奶的宅子是嗎)是的,四個老宅子,一個家里一位,不得有俺家里一位嗎。。。。

聽老四家里人的說法,老人的房子就應該是留給他們家的。

您是覺得這個老宅子應該給你們,應該啊。什么應該,本來就是俺的。(為什么本來就是呢)本來就是。本來就是俺的。(就是奶奶有四個兒子,每個兒子)給他三個兒子蓋房子了,沒給他小兒子蓋。

=俺奶奶住那個老房子,俺拆的時候吧,已經沒有房產證了。蓋這個房子沒有房產證,建是違建的。只不過俺奶奶有個院子不假,但是地是公家的地。俺建的時候,交了違建的錢了,屬于違章建筑,交罰款了。

老人該如何養老? 幫辦現場協調

聽了老四的兒媳婦說的話,幫辦總算是有點明白了,之所以家里鬧矛盾,是因為房子的歸屬問題產生了爭執。還沒等幫辦了解清楚,老四家里的小兒子就發起脾氣來。

老四的小兒子,出去,你給我出去,你誰也不能進,你給我滾出去,這是我家。你給我出去。滾出去。,,(哪有這么給長輩說話的)你給我滾出去。我想這么說你管的著嗎。。。。。。我不犯法誰能管的了我。

這當侄子的,說著就把劉大爺連推帶拽的趕出了屋子。

老四的小兒子:(推搡那一段)。。。(你不能對長輩動手)屬于我的地方,我不讓他在這。(你怎么這么能給長輩動手呢,誰叫你的)你管誰叫我的。畜生,純屬是畜生。你就是畜生。我畜生你什么?;丶?。別拉我都。找到我家里來,你再來我家,我把你腿砸了。來來,進。。。。(你這又罵親戚的,對你媽這樣合適嗎)這什么親戚,告這個告那個的。。。你別拉我。你別在我這。起來。。(來來別動手?。?。。。。

誰能管我,逮我不行嗎,我沒進去過嗎,我沒蹲過嗎?你是不是瞎。。。。。。(到你別急)。。。

從外面趕回來的老四見到了老大也是連指帶罵,一家子人都站在街口咄咄相逼,幫辦幾經勸阻都聽而不聞,反而是越演越烈。正當幫辦詢問情況的時候,老四的大兒子趕了回來,見到拿著攝像機的幫辦就推搡了起來。。。

老四的大兒子:你是來了解什么的我問你,(我們是臨沂電視臺)你們來了解什么的,你過來了解什么的。。。。。你說你來了解的什么的,你說,你說。。。。。你去小安子村問問。

(我告訴你,你離這個機器遠點,我現在給你說一遍,你沒有理由給我往前走,我現在是來了解情況,我不偏袒任何一方,我要把問題了解清楚,我也不冤枉你。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別給我弄這些東西)你給我好好說。(我剛上來我給你們每一個人都好好說話,別上來推我同事,你是個男人嘛你)。。。。。

這邊在推搡著記者,那邊老四的小兒子還一直推搡著劉先生。

(你別推了行吧)我想推(你大爺多大年紀了你這樣推)報警啊。。。。(別對長輩動手?。?,,都給我起來。。。

幫辦把劉大爺勸回了家,也把老四一家人勸了回去。經過調解,老四的大兒子跟幫辦說起來這個房子的事。

俺爺爺在的時候,給俺大爺蓋的房子,從后面,給二大爺蓋的房子,給三大爺蓋的房子,然后俺爸爸蓋屋的時候沒給我爸爸蓋,因為俺爺爺年紀大了,沒能力蓋了。他弟兄四個跟俺爺爺奶奶簽的協議,。。。因為沒給俺老頭蓋,沒給小的蓋,那三個都蓋了,然后俺老頭要蓋的話,大的,二的都出錢,都掏錢幫忙。如果都不掏錢呢,那個宅子就屬于俺的。然后俺爸爸蓋的時候,他們都沒掏錢,簽的協議什么的都從那里的,按得手印,還有證人什么的。

依照大兒子劉洪平的說法,老宅子本來就應該是留給他們家的,但是幾位大爺卻并不認同。

老四的大兒子:房產證以前有,但是呢讓老二家,偷著摸著拿著上面又給劃了一位,俺這個現在沒有房產證?,F在老二家把以前的房產證給使了。。。??恿瞬灰o,我蓋起來了,他們也沒說什么。俺奶奶跟我住。

原先的老宅子,就是現在劉洪平翻蓋的這位,沒有房產證,他們蓋房子時也交了罰款。本來這事就這么過去了,但是他欠了賬,想把房子賣出去,而奶奶年紀大了卻不想跟著他住。

老四的大兒子:我說我賣了跟我一起住樓去,她說不愿意住樓不愿意跟我去,我說不跟我去那行,我把俺老頭加三個大爺都喊來了,我說既然我奶奶不愿意跟我走,那肯定是你四個兒子商量怎弄。一家子一個月也行,一家一年也行,看看怎么養老。

雖然是奶奶的房子,但是老房子的房產證被老二家拿走另外蓋了房子,也沒有給老太太住。劉洪平說自己是孫子輩,現在奶奶的四個兒子都健在,應該大家商議商議奶奶該怎么養老。

老四的大兒子:她東西一動沒動,都在家里放著呢。(那外面的東西怎么砸的)那個是跟俺三個大爺鬧仗的時候打的,。。。

通過幫辦的調解,老四的大兒子劉洪平愿意調解這件事,他想把房子賣出去,老人可以住在自己的父母家里,或者幾個大爺家里,這些事情都好商量。而幫辦再次來到劉大爺家,當幫辦問起房子房產證和家里當初簽訂的房屋協議等事宜,他就顧左右而言他,也承認老宅子被老二拿走又劃了一位,也承認老四當初蓋房子大家給了磚也沒有出過錢。但是他還是想要回老宅子,并不想協調老人的歸屬問題。

這場家庭鬧劇,鬧到這里,也是讓人很寒心。曾子曰:孝子之養也,樂其心,不違其志。大家都沒有一個能體諒老人的心。老人九十三歲的高齡,離開老房子住樓房顯然也不合適。兄弟幾個惦記著房子跟小輩爭這一畝三分地,也不是當長輩的做法。而身為晚輩,跟長輩口出惡言,甚至大打出手,實為不孝。。。。。再評價一下。。。。

山東費縣城東微南徠莊鋪陳家的傳說

徠莊鋪陳家祖林位于山東小費縣城東微南,離城二十里,地處蔣家村東北角。整個林園占地二十多畝,四周青磚花墻,坐北向南,紅漆大門,門樓肅穆莊重,嚴謹整齊,門內旗桿筆挺,碑碣林立,花草繁密茂盛,布滿于墳塋四周,松柏蒼翠古樸,聳立于園林之中。園林東面是一望無際的大平原,西面遠處是連綿不斷的蒙山支脈;前后分別是呈南北走向、并肩而立、拱衛費城的東大門——鳳山、杏山。林園正位于兩山走向對接之處。若靠西一點,似乎就應屬于山里,靠東一點就似乎成了山外。發源地在龍王堂的朱龍河從西南群山之間蜿蜒而來,在林園前面向東彎曲而去,河中有一石龍,昂首靜臥,龍尾藏于鳳山之下,龍頭正對著我家祖林,旁邊安放著石屋、石轎;兗州至沂州的大路與朱龍河平行,在林園門前通過;前臨朱龍河,面對鳳凰山,東為平原,西為群山,處在這青山綠水咽喉之地的我家祖林,有著令人心動的美麗傳說。

始祖陳晉,是個讀書識理之人。在明朝萬歷年間,因社會動亂,為生活所迫,從湖南啟程外出經商,趕著牛車由南而北,一路風餐露宿,含辛茹苦,到達江蘇海州。滯留一個段落后,又輾轉到達滕州,后來到費城東南左城崖落腳,這里原有一座古城,始祖陳晉便在古城東側,洪河北岸安家住了下來;盤桓一陣后外出,當途經費城東二十里鋪時,駕車的白牛長叫三聲,突然臥地不走了;此牛高大健壯,雙角如弓,渾身雪白,沒有一根雜毛,隨始祖走南闖北深有靈性?,F在拉也不起趕也不走。

山東費縣城東微南徠莊鋪陳家的傳說

始祖見這里西面有群山,東面是平原,依山傍水,土地肥沃,交通方便,便向東一點,在嶺前選址建房住了下來。以后主要以做豆腐為生,由于老祖為人忠厚,待人和氣,買賣公平,再加上這里是兗州通沂州的大路,來往的客商較多,老祖的豆腐生意比較興??;同時男耕女織,辛勤勞作,精于理家,漸漸有了盈余,便廣置田地,慢慢成為殷實富裕之戶,名氣越來越大,也就有了徠莊鋪這個村莊。從此,就有了"白牛拉車,左城崖遷住,徠莊鋪落戶"的說法。后來白牛老了,又有了病,幾經治療也不見好轉,最后醫治無效而死;始祖非常感念白牛的恩德,便將白牛厚葬于地下,并禁止族人飲食牛肉,敬天祭祖的時候,一定要有豆腐作為祭品。

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,始祖也不例外。當始祖年老以后,專門請了一個風水先生,要選一塊墓地。常言說的好:先有好命人,后占風水地。我家老祖請的風水先生是一個特異之人,只見他羅盤丈量,手指掐算,目測眼估,很快就在鳳山北麓、朱龍河北岸選了一塊地。鳳山,又叫鳳凰山,舊名雁坡山,現在已經演化為巖坡山。此山因山形時起時伏,形似臥雁而得名。朱龍河,源自天馬山龍王堂,流到鳳山之麓已趨平緩,是朱龍王的藏身之處。北面是杏山,杏,讀音幸,又應了幸福之名。這里,就是藏龍臥鳳的幸福之地。而這塊寶地,就是當年白牛臥倒不起的那塊地。

人們大多有這樣的一個毛病,當發現一個特異新奇之事以后,往往會忍不住而說出來,風水先生也未能免俗。時間不長,街面上就有不少人知道陳家找了一塊風水寶地,將會有特異現象發生:差林時會有狼跑林、魚打鼓;出殯時會出現扁擔開花,有一百輛小車聚齊;因占了風水寶地,陳家將來要出一斗二升芝麻的官。

轉眼臘月到了,我家始祖沒能熬過年關,不幸謝世而去。全家悲傷不已,含淚置辦喪事,鄰里鄉親都來幫忙。鄉鄰們見陳家籌備差新林,都牽牛趕馬,抱雞拎鴨的前往林地,以求圖個利頭。新林正在大路邊上,又靠河邊,這里平時就是路人歇息之處,時值年關,趕集上店的,置辦年貨的,走親探友的,人來人往,絡繹不絕;見到陳家大戶正辦喪事都情不自禁的停下來看看熱鬧,同時也想看看有沒有狼跑林、魚打鼓的事。結果到了好幾百人,整個林地被圍了個水泄不通。人多,林地又被圍住,這哪里還會有狼來跑林呢?世上的巧事就是有,此時南面鳳山上正有一伙打圍的獵人,圍住了一只強壯的大狼,在一片喊打聲中,情急之下的狼不顧一切從南面鳳山上跑下來,竄山跳澗,穿過人群從林地中間跑過,向北面杏山逃去,正應了狼跑林的奇事。

人們驚嘆狼跑林的奇事,可魚打鼓怎么可能呢?天意就是不可違。當差林燃放的鞭炮聲響過,就聽到鼓聲也隨著咚咚的響了起來,只見一條約半斤重的鯉魚在三尺大鼓的鼓面上,上下翻騰跳躍,敲的鼓聲咚咚不絕。人們更加驚嘆,這是哪里來的魚?一看,原來是一只魚鷹正從林上飛過,由于受到鞭炮聲的驚嚇,含在嘴里的魚掉了下來,正巧掉在了鼓面上,在鼓面上翻騰打滾;人們驚嘆不已,紛紛議論風水先生的高明,贊嘆陳家選上了好風水。

狼跑林、魚打鼓成了事實,扁擔開花就成了問題,別說是一根扁擔,就是花草在寒冬臘月也不會有花可開。人們翹首看著、等著一百輛小車聚齊。

眼前場面不小,人也不少,出奇的是平時這大路上常有小車來來往往,可今天,別說一百輛小車,眼前就連一輛車子也沒有。

正在人們感到奇怪時,就聽見一陣陣吱嚀吱嚀的木輪車的響聲傳來,大家抬頭望去只見東面大路上遠遠來了一支車隊,見前面有辦喪事的就停下車來觀看,人們進前一看,原來是一幫運鹽車;有好奇的人就數量車數,可從西數到東是九十九輛,從東數到西也是九十九輛,人們正納悶這是為什么,猜測是不是風水先生車數算得不準?這時,人們看見從西邊大路上來了一對走娘家的夫婦,妻子抱著孩子,丈夫扛著扁擔,上面掮著一輛紡線車,扁擔稍上綁著給小孩插的一束鮮艷的紅花,抗在肩頭,高高在上,格外醒目。這一對夫婦的到來,正應了扁擔開花,一百輛小車聚齊之事,人們無不稱贊風水先生的高明,更為陳家的好風水而贊嘆不已。

由于我們家占了風水寶地,從此以后家庭更加和睦,人丁更加興旺,財源更加繁盛,子孫學業有成,考試就中,個個都很有出息,成為富甲一方的書香之家,官宦之家。

陳家風水狼跑林、魚打鼓、扁擔開花、一百輛小車聚齊,將出一斗二升芝麻官的事很快就傳遍了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。上蒼知道了此事,對風水先生隨便泄露天機很不滿意,感到這樣的人眼睛太絕,忒毒,不能讓他這樣下去,便懲罰了他,他的眼睛從此失去了光明,成了一個盲人,不能再做風水先生了。

我家老祖見風水先生失去了生活能力,感念他對我們家的功德,便把他接到家里,對他的生活關懷備至,賓客相待:吃,一日三餐,頓桌成席;穿,綾羅綢緞,冬裘夏紗;住,廳堂樓閣,冬暖夏涼;行,出遠騎馬,離近坐轎;平時仆人跟隨,侍奉有佳。

有一個年關,風水先生那個遠行多年,在外面混不下去的徒弟回來看他,見他雙目失明,便討好似的表現了關切之情。詢問師傅有沒有治好眼睛的辦法,師傅說:辦法是有的,就是不能用。他徒弟便問:既然能治好眼睛為什么不能用呢?師傅說:要治我的眼睛就會損壞陳家的風水。他的徒弟本來就是個心胸狹窄的奸詐小人,當年就是因為有意害人被師傅趕走的,現在他的本性仍然沒有改變,就攛掇師傅說:你給陳家立了那么大的功,已經對得起他們了,你管他們的風水干什么,先治好自己的眼睛再說。他就要師傅講出治眼的辦法。風水先生架不住徒弟的反復唆使,便告訴徒弟說:等到大年五更的時候,你悄悄的到陳家林里去看看,在他們祖墳的前面會開出三朵蓮花,你把它割來,用它泡水洗我的眼就能洗好;不過,蓮花是圣潔之物,你割了人家的圣物,陳家就會和其他人家一樣,也會出些不中用的人。他徒弟說:誰家不出不中用的人,哪能個個高潔,咱不管這些了。等到了過年的時候,大家都在守歲祭天,風水先生的徒弟在四更天時便悄悄的到了陳家林邊,只見林園里面樹密草深,漆黑一片,陰森可怖;再靠近就聽到林園里湘弦越絲,輕彈慢奏,細吹細打,齊鑼魯鼓,節奏和諧,鏗鏘有力。嚇的他戰戰兢兢,兩腿哆嗦,頭皮直炸。

到了五更天,他硬著頭皮摸進了林園,就見在中間墳墓的前面,果然正開著三朵蓮花,亭亭玉立、香氣襲人,他也顧不了別的,用鐮刀割下來轉身就跑,聽到身后人嘶馬叫,喊聲不斷,殺氣不絕,把他嚇得連屎都拉到褲子里了,三朵蓮花丟掉了兩朵。他跑回來后,把那朵蓮花交給師傅,風水先生就用這一朵蓮花把眼睛治好了。

他徒弟回來后,嚇的大病一場,好久才治好。他忌恨陳家的風水害了他,就央求風水先生告訴他進一步破風水的辦法。風水先生告訴他:陳家林南面鳳山上有一只鳳凰,每天晚上都要到陳家林前面的朱龍河里喝水,是陳家風水的一部分,它低頭喝水陳家就多一個官,抬頭咽下去陳家又多一個官。低頭一個抬頭一個,永不止息。你可以找鐵匠去打一根一丈長的鐵橛子,釘入南面鳳山山頂北坡鳳凰脖子上,鳳凰就不能下來喝水了,陳家的官就只有一斗二升芝麻那么多,不能再增加了。他徒弟心狠,想把鳳凰釘死,就和鐵匠講好了價,一兩銀子打一尺,讓鐵匠把鐵橛子打成一丈二尺長,但是鐵匠為了多賺錢,結果把鐵橛子打成一丈六尺長。

鐵橛子打好以后,他徒弟趁著夜深人靜之時,扛著鐵橛子便上了山。大凡做損人之事都會心虛害怕,何況他已經領教了陳家林的厲害,知道上山肯定不容易,所以嚇得走路已經不周正了,到了山北坡,兩腿就哆嗦的站不穩了,找到地方就狠狠地釘了下去,結果聽見呼隆一聲,如同打雷一般,嚇得他魂也找不到了,連滾帶爬的下了山。由于鐵橛子打長了六尺,不可能全釘下去,上面就露了半截。

夜里的響聲驚動了很多人,我們家當然也不例外,很快就知道了事實真相,然后就組織了幾個年輕小伙子到了山上,想把鐵橛子拔出來,結果一晃動鐵橛子就全都頭疼,大晃大疼,小晃小疼,沒能拔掉,只好回家?;丶乙徽f,在動鐵橛子的時候,全族的人都頭疼。我們家老祖說:咱家也不缺那幾個官,只要家人平安幸福,不拔也罷。便讓家人找了一口大鍋,把鐵橛子扣了起來,上面又培了很多土?,F在鳳山北坡西面高出的地方就是埋鐵橛子的地方。由于老祖有"不缺那幾個官"的話,我們陳家植松種菊、淡泊名利的人多了。

自此以后,我們家的風水遭到了破壞。所幸的是由于風水先生的徒弟做賊心虛,膽戰心驚,嚇得四肢直打哆嗦,將鐵橛子釘偏了,僅釘破了皮。

版權聲明:本文為 “未式設計” 原創文章,轉載請附上原文出處鏈接及本聲明;

原文鏈接:http://www.0i89.com/fengshui_7977.html

標簽:房屋風水
留言與評論(共有 0 條評論)
   
驗證碼:
推薦文章
排行榜
關于我們
正規資質企業,可開發票,有相關機構頒發的資質證書,設計更方便??筛鶕I主建房情況及當地風俗、風水、戶型需求量身定制設計方案。如在施工期間遇到難點,設計師將會提供施工指導,確保每一位業主都能正常施工。
掃碼關注
Copyright ?2019-2020 Powered by ? 未式設計 魯ICP備2020048467號
AA片免费